DN8uARRV4AAPe8a.jpg

「歐尼能跟我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嗎?」

 

在金素媛轉頭去看是誰的同時,黃恩妃用力對著她抓了ㄧ痕,金素媛吃痛的退開摀住自己肚子,湛藍的深眸燃起熊熊火焰緊盯著黃恩妃。

 

 

能否請那邊最溫柔最美最善良的鄭藝琳妹妹出來幫忙制止一下妳的人…?不然妳很快就會發現這裡會被通報失血過多重傷的學生,我相信妳一定會捨不得歐尼我吧~」金素媛雖然還有精力半開玩笑的說著,但按壓在腹部的手染上血跡還有不停往外滲血的狀況確是讓人看了膽戰心驚,此時此刻的樣子出現在同學面前的話肯定讓人毛骨悚然。

 

 

「不用妳說我也會出現,畢竟我家恩妃在學校失控我可是很難對學校解釋的~」

 

 

鄭藝琳輕輕瞇上眼,以肉眼看不見的速度到黃恩妃面前對著她耳朵輕輕一吹,輕聲呢喃一句,接著慢慢往旁邊走到金素媛身邊站著。

 

 

黃恩妃的身子停住了

 歪了歪頭看向她們,然而神奇的是眼中的暴戾逐漸散去漸漸恢復成原本那雙無害的小眼睛。

 

 

「藝琳歐尼...?」黃恩妃只感覺眼前一片模糊,努力對焦在不遠處的兩人,喉嚨乾澀的難受但還是軟軟的喊了一聲後,終是體力不支往前倒了下去。

 

 

還好金素媛眼疾手快的攬住了她下墜的身子,確認黃恩妃沒什麼大礙後,鬆了口氣把她交給鄭藝琳。

 

 

「這傢伙交給妳了,我先回宿舍一趟,後續麻煩妳這個老師幫我處理啦!啊,還有晚上的事情應該不用我提醒妳你自己也知道,注意好狀況就行我走了」金素媛說罷,扶著牆壁一步一步慢慢往樓梯走去,調整體內氣息讓自己傷口快速癒合。

 

 

鄭藝琳接過黃恩妃後

看著金素媛的背影漸漸走遠,猶豫再三脫口而出

 

「歐尼謝謝妳,我知道剛才妳只是在閃躲黃恩妃的攻擊沒有對她使出全力…明天等她清醒後我會讓她去跟妳道歉的。」

 

 

「傻了啊,妳們是我妹妹我不照顧妳們顧誰?」

 

要不是為了顧這些妹妹們,她也不會不顧黃恩妃她們幾個抗議,放下身段跑去當她們同學。還不是怕有什麼萬一,但現在想想,也不知道為什麼當初會選擇讓鄭藝琳和崔俞娜去當老師而不是自己這個大姐。

 

然後了不起了,搞得自己現在這麼狼狽,光想就覺得頭腦一陣發疼,金素媛回頭翻了個白眼,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鄭藝琳一路把黃恩妃帶到自己的教師宿舍後,在床頭邊的小燈下壓了張小紙條,就馬不停蹄趕著去上課,還有順便幫自己和恩妃還有素媛歐尼請了最後一節課的假。

 

 

太陽落下後就是等待夜晚來臨

就連是千年狐妖的她在這時刻也抵抗不了滿月所帶來的日月精華,這是每個月一次考驗出他們這種半人半獸的自制力。

 

時間越逼近時辰,理所當然身體也會開始慢慢變化,鄭藝琳明顯清楚體內流動的血液加快,豎起眉盡量讓自己忍了下去,面不改色的講課。

 

終於熬完整整一個鐘頭的數學課,鄭藝琳發下了今天上課的內容講義,感覺全

身鬆了一口氣。

 

要知道狐狸也是受不了血的誘惑,她能知道眼前的一群學生體內血液都是最為新鮮,有幾次上到一半停頓都是因為各種不同的氣味飄入鼻中而暫停,然而隨著時間流逝,越晚聞到的氣味也會更為濃烈。

 

「同學們,老師下一節課有事所以請假,我已經找好隔壁班的俞宙老師來代課,記得要乖乖聽她的話不然你們這次期末考我可不敢保證會怎麼出題哦~」鄭藝琳側手撐在講桌警告完這群學生,跑去隔壁班俞娜溝通了下黃恩妃的事情後,就離開直接回宿舍去。

 

打開宿舍的門進了門關發現床上那個人兒還在睡夢中

輕手輕腳的走過去輕輕捏了捏黃恩妃的臉頰,狼人對於觸覺嗅覺聽覺視覺都是很敏感的,只要稍有一個動靜馬上就能感受的到,並做出最快的反擊。

 

果不其然黃恩妃馬上睜開眼抓住眼前要縮回去的手拉向自己

而在看到是鄭藝琳和她那似笑非笑的神情後默默鬆開了,半起身抱住她

 

「歐尼~」黃恩妃抖動了下,頭上慢慢露出兩邊毛茸茸的耳朵,這是狼人對心愛的人或是親人才會卸下心防把最真實的那面現出來,何況鄭藝琳,她的戀人當然更不用說了。

 

「中午發生什麼事,為什麼突然變成那樣,嗯~?」鄭藝琳搓了搓黃恩妃乾淨無瑕的臉蛋又順手摸摸她的狼耳,黃恩妃舒服的瞇起眼嗷嗚幾聲不走心的答道

 

「控制不了」

 

鄭藝琳正準備開口講什麼時,自己的狐狸耳朵和尾巴竟然不知不覺的露了出來,有些訝異的看了眼窗戶外的天氣黑暗漸漸籠蓋了整片城市。

 

「今晚感覺不太對勁」

鄭藝琳沉默的思考起來,黃恩妃在一旁原本抱著的手突地鬆了開來,身體莫名的開始起了變化,每一處神經發疼清晰起來刺激到了腦部,初期還能忍一下只是小小的頻率造成頭有點昏,但接踵而來的大幅度卻是頭痛欲裂。

 

黃恩妃推開鄭藝琳的手跌跌撞撞衝到冰箱前把所有冰塊全部拿出來再跑到浴室倒在浴缸裡,把水龍頭的水調到最冷的溫度,捂著胸口顫抖的喘息著泡了進去。

 

「恩妃!恩妃!怎麼了?」

「熱…好熱」

 

 

黃恩妃胡亂扯下身上的制服,想要讓體溫降下來卻徒勞無功,反而有增高的趨勢。

 

煩躁情緒再次湧上,黃恩妃瞇起眼一頭栽進水裡,任鄭藝琳怎麼拉都不肯出來

 

「恩妃!起來!」

 

即使狼人可以在水中憋氣許久但那也是有時限的,底下的人兒明明已經沒氣了卻還沒不起來

 

鄭藝琳咬ㄧ咬牙褪去身上的一層一層衣物跨進冰水裡,倒吸了一口氣調適好這水的溫度後,潛進水裡拉住黃恩妃的脖頸貼上她的唇撬開她的貝齒與對方小舌纏繞起來。

 

因為狐狸本身的四肢偏涼,全身燥熱意識不清的黃恩妃不管這麼多就直接摟住貼了上去,很快就轉移掉她的注意力,鄭藝琳小心翼翼的把人帶出了水面,結果她卻開始掙扎

 

「恩妃啊乖」

 

為了防止她又亂來,鄭藝琳完全不讓她逃開,像中午的時候一樣在她耳邊嘀喃起來,環緊雙臂希望能藉由自己冰冷的體質來緩解懷中人兒的不適。

 

「歐尼…歐尼」帶有哭腔的聲音一遍遍叫喚著鄭藝琳,讓她只能心疼不已的摟緊不舒服的黃恩妃。

 

不知過了多久

鄭藝琳才感受到她的體溫總算開始慢慢降下,身子卻依舊發燙,但遠比起剛才好了許多。

 

黃恩菲灼熱的氣息呼在眼前精緻的鎖骨,眸子裡一片淡金的凝視著鄭藝琳溫柔無奈的眼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喵喵喵 的頭像
喵喵喵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喵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