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b6bee7jw1f156585lpgj2070040q2z.jpg

 

從來沒想過不能再和妳牽手

 

委屈時候沒有妳陪著我心痛

 

一直忘了說我有多感動

 

 

 

『吶李藝彤我好想妳…可不可以像以前一樣總會在我左右出現…』

 

『對不起啊,李藝彤…對不起』

 

 

如果可以我希望我們下輩子能夠當個普通人,好好的談一場戀愛

 

 

*

 

昏暗的天色佈滿整片天空

 

偶爾看到幾顆星星不約而同閃著光芒

 

 

山上溫度比在都市的時候還要更冷涼,兩台較為顯眼的ㄧ黑ㄧ紅跑車停靠在護欄邊緣,高處卻是放眼望去能見到只有在夜色後才會出現的美景,霓虹斑斕奪人眼目

 

 

「想好了嗎…發卡,這次事情可是攸關到性命,妳幾乎有可能會再也見不到黃婷婷了。」

 

 

斜靠在車門褐色長捲髮的女子眼下一片淡然,修長的手指將被風吹的有些凌亂的幾縷髮絲勾至耳後,從黑色風衣口袋內掏出煙盒抽出ㄧ根拿起打火機點燃,畫了淡淡的妝容襯託了她的氣質,鼻尖上的痣像是勾人的訊號舉手投足都散發著慵懶的氣息。

 

 

「安琪妳確定要陪我這樣冒險嗎…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不希望妳也被牽扯進來。」

 

 

沒有回答她的話,冷風灌進了衣內李藝彤只是摟了摟身上的外套,望著底下因夜晚而繁華的城市,輕抿了一口手中早已冷卻多時的咖啡緩緩開口

 

 

「畢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意義早已消失…而且我也不可能放妳一個人去送死的別忘了我們可是從小在一起長大到現在,李發卡。」

 

 

嘲諷的勾起嘴角唐安琪吸了口煙,瞇起如同貓般慵懶的眼眸,趙粵…這個時候如果她也能在自己身邊就好了吧,只可惜她們打從一開始就不可能,一個是站在光明的正義而自己則是處於黑暗的反派

 

 

明明到最後知道她是同黃婷婷警察派來的臥底卻卻還是義無反顧的去找她然後被其他警察看見,在逃走的過程中肩膀還中了ㄧ槍。

 

 

對於這樣自己的送死,該說是飛蛾撲火還是自討苦吃呢,明明趙粵眼裡根本沒有自己,但即使是這樣她唐安琪沒有一絲怨言,因為她心甘情願只是之後可能再也沒有機會了吧。

 

 

安安靜靜的氛圍

 

唐安琪ㄧ口一口吸著煙直到香煙快燒到自己手指後,將煙扔至地上踩熄了微弱的火光。

 

 

「真的很謝謝妳,小解解。」看她抽完後李藝彤轉頭看著唐安琪微微ㄧ笑,接著伸了個懶腰打開車門

 

 

「回家吧好好休息整理下思緒吧。」

 

 

唐安琪點點頭後坐進車內,一輛紅色的超跑揚長而去。

 

 

李藝彤看著她走後,摸了下頸部掛著一個H開頭英文字母和一枚戒指的項鍊,闔上眼好久沒見到她了呢

 

 

猶豫了會兒決定今晚去找那個人家底下待一會兒,這樣或許自己即將面對的處境在想起她時也不會後悔吧…。

 

 

於是李藝彤毫不猶豫的駕車發動引擎前往那個人住的地方,開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左右的路程,在一個小巷轉了幾個彎後駛近到了一棟公寓,雖然不是什麼高級住宅但管理卻是蠻森嚴的,而且環境給人一種安靜的幽圍。

 

 

李藝彤抬眼凝視著五樓的窗邊此時還亮著白色的微光

 

 

估計是黃婷婷在寫日記吧,每次去到她家就會發現她平時一直有在寫下日常生活的習慣,輕輕的笑了下

 

 

李藝彤就這樣靜靜的待在車內維持了許久,抬手看了眼手錶發現已經接近凌晨一點多

 

 

拿出手機滑開屏幕想要發出短信讓黃婷婷早點休息,卻又在打完後停頓幾秒,最後還是刪除掉

 

 

她李藝彤是黃婷婷的誰,以什麼身份去管她?而且這麼唐突的聯繫她會不會造成她的困擾…

 

 

她現在已經不是黃婷婷的誰了

 

只是個警方一心想逮捕的黑道通緝犯。

 

 

但或許自己是最後一次來這裡了

 

接下來不知道會是誰陪著她,只希望未來她的婷婷桑能幸福的過完一生

 

 

也許是這份遺憾

 

李藝彤鼓起勇氣,還是發了條短信後想了想又發出一則,然後把手機扔至副駕駛坐準備驅車離開,誰知道那個當下黃婷婷居然秒回了

 

 

遲疑的伸手去摸住手機 ──

 

 

 

黃婷婷今晚坐在桌前寫著小筆記本,內心卻有種莫名的煩躁,感覺像是會發生什麼事,即使表面上依舊平淡,但只有她知道似乎有什麼不好的事才會造就自己這動盪不安的情緒。

 

 

好不容易警局提早下班回了家想要休息卻怎麼樣也靜不下心,乾脆就起身一頁一頁翻著之前的筆記,順便在今天的那頁多寫了幾句話。

 

 

然後寫一寫

 

她脖頸間的項鍊突然斷了,彎下腰要去撿從鍊子中掉出的戒指,胸口突地難受了下站不穩趕緊伸手撐在桌前。

 

 

怎麼回事…?

 

 

然後手機震動起來,黃婷婷坐到床邊拔下還在充電的手機打開來看

 

 

『早點休息』

 

 

多久…沒聽到她的消息了,好像是從她發現到自己是臥底,在那次的交談後她卻讓自己毫髮無傷的離開回到自己一直以來才該屬於自己的地方,但那時李藝彤絕望的眼神直到現在還無法從心頭消除

 

 

想到這黃婷婷眼眸垂然黯淡,她以為…李藝彤應該不會再與自己有任何交集了吧,這時她卻又傳了一條簡訊過來

 

 

『熬夜不好』

 

 

黃婷婷當下隱隱覺得李藝彤可能在自己家外面手指飛快在按鍵處,然後發送

 

 

『妳在哪』

 

 

對方沒有在回覆,然後窗外響起引擎發動的聲音,黃婷婷馬上跑到窗邊打開窗​​戶,果然…一輛自己在熟悉不過的黑色車身一閃而過

 

 

黃婷婷眼眸掠過哀傷

 

為什麼來了卻不跟自己見面?

 

 

正暗自傷神時手機響了

 

黃婷婷快速拿起來看,大大屏幕上閃爍著李藝彤這三個字顫抖的手指按下接聽貼在耳邊,隱約聽得到對面傳來的呼吸聲

 

 

彼此都沉默沒有開口打破沉寂

 

許是兩人想享受夜晚後坦承放下偽裝的面具

 

 

「李藝彤…」

 

「…」

 

 

「明明都到我家樓下了為什麼…不來見我?」

 

 

想要壓下喉間的干澀感,才發現自己聲音早已哽咽,原來自己也不是想像中那麼堅強,冷酷無情。

 

 

李藝彤開離黃婷婷家後不到幾公尺的路口熄火後,最後還是忍不住ㄧ時的衝動打給了她在聽見她略帶哭腔的聲音卻不知道該說什麼,眼神迷茫的趴在方向盤李藝彤勾了勾嘴角裝作不經意的用手背抹掉沁出的淚珠,只是裝作輕鬆的語氣

 

 

「婷婷桑…我想要說的…接下來的日子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不要總是一個人逞強,有什麼事不要擔心丟臉去和趙奧那傢伙聊聊,還有一天不要總是喝這麼多黑咖啡很傷胃的,但是我想妳一定不會聽進去所以在妳的冰箱旁邊櫃子抽屜第一格有我放的胃藥,能不吃的話盡量不吃因為藥也是傷身的,一天三餐作息要正常不然妳常常身體虛弱,還有天氣預報說現在開始轉涼了妳要記得多穿厚一點的衣服和外套,我記得上次妳就是因為穿太少所以ㄧ吹到冷風就馬上感冒…」

 

 

「為什麼突然對我說這些?」

 

「我啊…偶爾想要裝作很灑脫的講一句我想妳了婷婷桑,可是現實卻不允許我這麼做呢…」

 

 

黃婷婷不知道為什麼從聽到李藝彤的聲音後,原先好不容易忍下的眼淚又流出用力捂緊自己的嘴巴,為什麼她總是有辦法一直惹哭自己,這樣的失常根本不像自己更是愧疚於李藝彤,對她無法回應的感情

 

 

「李藝彤妳會不會恨我?」

 

 

放走了自己害得她進退兩難,同時也放掉兩人的愛情。

 

 

李藝彤笑出聲,如果黃婷婷看的到的話一定會發現她的眼神柔情似水

 

 

「不管婷婷桑怎麼問我…我的答案都只會是不,我恨的是自己跟婷婷桑的距離似乎比我想像中的還遠,恨出生在黑道家族的我,但是如果要我重新選擇的話我還是會走同條路,因為這樣可以遇見到笑顏一番的婷婷桑…」

 

 

停了下舔了舔流進唇角的淚水才又繼續講

 

 

「婷婷桑未來要好好找個像我一樣珍惜著妳的人渡完一生,答應我好嗎?這是我李藝彤最後也是唯一的請求…」

 

 

溫柔的聲線講到後來也染上濃濃哽咽,李藝彤吸了吸鼻子,最後用與婷婷桑在一起時的口氣再次張嘴

 

 

「婷婷桑我愛妳啊可是我們不可能…不可能...。」呢喃最後一句,李藝彤讓自己狠下心掛斷電話然後關機,腦袋的酸脹感逐漸擴大用指尖揉了揉太陽穴卻是更加清晰。

 

 

不是不愛而是不能去愛,妳我有太多的不可能,還有妳退卻的逃避我挽留的猶豫,只是給彼此一個不愛的理由

 

 

就算只有一次,我也希望能握住妳的手。

 

再次見面時李藝彤自嘲的笑了

果然還是會在這裡遇見妳啊...婷婷桑,可是我卻不怎麼想在這種場合與妳相見。

 

此起彼落的槍聲不停的在耳邊響起,李藝彤身上幾處傷口透過布料整片面機被染成深紅色,但卻一點痛都感覺不到,只​​發現自己的速度逐漸追不上她們。

 

「嗬——嗬——」

 

耳邊滿是低沉的喘息聲,不止自己的,也有唐安琪和趙粵的,李藝彤微微落後一點。

  

趙粵拉著唐安琪,身上的警服亂七八糟的,沾著血跡和泥土。

  

「放下武器!立即投降!」

  

身後就是呼嘯的警笛和從擴音器中傳出來的,有些失真的聲音。

  

「趙粵,照顧好安琪」李藝彤選擇停下腳步唇部發白壓下胃部的翻湧,嘴角如往常微微向上挑著「不然的話,即使是變作厲鬼我也不會放過你。」

————

「好好待安琪啊,否則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馬尾輕晃一下,李藝彤咬著吸管,歪著頭對著那不走心的趙粵講著。

 

唐安琪哭笑不得的拍她一下

「瞎說什麼呢​​?有妳這麼咒自己的嗎?」

 

忘記當時自己是怎麼回答的?

趙粵恍惚了一瞬間,哦,當時滿腦子都是任務的自己當然是撿好聽的說了啊。

 

「不要再毀約了」李藝彤說著往後到退了幾步,然後轉身,拔槍

 

「發卡!」

唐安琪一愣,被趙粵拽著踉蹌了好幾步

 

她沒有掙扎,在調整完自己的姿勢後跟著趙粵快速的離開了危險區域。

————

「放下武器!」

黃婷婷拿著擴音器的手心裡全是汗水,平時不論遇到什麼場景再怎麼鎮定的,聲音卻染上一絲哭腔沒了以往冷靜的樣子,就連幾個同一小組的同僚都有些詫異,一直以來對所有人都是冰冷淡然的臉龐,居然會因為一個黑道通緝犯有所情緒波動。

 

終究還是會在意曾經那個只會在自己身旁打繞煩個不停,卻讓自己莫名有安心感的小屁孩。

 

李藝彤只笑歪了下頭張了張嘴,作勢舉槍面向警察

黃婷婷一句不要開槍還未說出口,耳稍便聽到身旁幾個人毫不遲疑開槍的槍響

 

黃婷婷垂下手滿臉的淚

跑過去抱住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人兒

 

她說的是「對不起,我愛妳」

黃婷婷閉上眼,這時候她突然覺得自己是個非常自私的人

 

「李藝彤…妳可不可以醒來看看我…」

 

————

「別跑了」唐安琪甩開趙粵的手

趙粵這才發現她得嗓子啞了,那張妖媚的臉蛋上滿是淚水

 

唐安琪隨手抹了把淚,搖搖頭輕笑

「別白費心思了,我不會說內奸是誰的,或者說,我說了也不會有人信的」

 

「你不試試怎麼知道?我……」趙粵猛的止住話頭

 

唐安琪朝自己的心臟處開槍

然後出現了一個紅點,然後那個紅點快速擴散暈開

 

快到趙粵自己也來不及反應,直愣愣的盯著唐安琪倒下的身影

 

「安琪」趙粵跪在地抱住了唐安琪,一向不愛有喜怒哀樂的她,眼角居然也會流下眼淚「安琪……。」

 

唐安琪感受到自己血液漸漸流失,緩緩伸出手摸住趙粵的臉

「也許這樣…挺好的…」

 

好好生活下去,趙粵。

————

骨節分明的手指點在冰冷的石碑上,身後響起了有規律的腳步聲

 

「怎麼突然遞了辭呈?」黃婷婷裹緊了身上的深色風衣。

 

「沒什麼,只是突然發現我一直以來堅守的正義就是個笑話」趙粵撐著下巴,想起唐安琪在很久以前說過一句

 

「如果這個世界沒了警察,一定會是黑道來管理世界的正義,警察和黑道其實沒有什麼不一樣,警察也會有自己黑暗的一面私法,而黑道只是以另一種方式來呈現罷了。」

 

那時候的她根本不明白這個道理,只是到了後來才慢慢明白

也未曾發現那時安琪的眼眸有著說不清的情緒,整個人透著一絲落莫。

 

「妳怎麼來了?」

 

趙粵無聲的勾起嘴角轉頭問著一旁的黃婷婷,心底卻是了然明白她到這裡來的目的

 

「來看看她」黃婷婷走到趙粵旁邊。

 

深色的烏雲遮天蔽日,微弱的光芒從兩人的身上移開,寒冷的感覺瀰漫在天地之間

 

讓人措手不及又無可奈何,只得忍受著滲入心臟的徹骨冰寒。

 

「發卡…我來看妳了」

 

沒有妳的世界已經過去三年了

妳過得好嗎?

 

突然好想妳

妳會在哪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喵喵喵 的頭像
喵喵喵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喵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