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


"美優紀..."藪下柊在她懷裡叫了一聲,美優紀問怎麼了,柊醬弱弱的提醒了兩人好像把練習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美優紀猛地拉起柊醬,兩人以自己生平最快的速度衝回去,想說偷偷摸摸的打開門,但開門的聲響仍然引起成員們的注意,被抓到晚回來結果就是被山口夕輝唸了一小下,兩人連忙保證下次不會再遲到才稍停會兒,也好在今天舞蹈老師們比較晚回來,不然肯定挨罵。

 

在藪下柊和美優紀以為沒什麼事情時,山本彩臉色極差的走進兩人。

 

"妳們難道不知道練習的時間是什麼時候嗎、為什麼還遲到,渡邊美優紀妳是一期生妳會比晚輩更不知道規定嗎"山本彩用嚴厲的口語講完就有點後悔,她也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她們兩走ㄧ塊,自己的火氣就會上來,自制力大幅降低。

 

"是我拖著柊醬陪我的,不關她的事情"原以為渡邊會朝自己頂嘴,但她只是低聲下氣的把責任攬著不讓柊醬被貼上標籤。

 

反正自己在山本彩的印象裡就是個不講理又刁蠻的大小姐,那她寧可山本彩罵自己,也不要扯到藪下柊。

 

渡邊阻止了想要開口解釋的柊醬,輕輕的搖頭。

 

山本彩冷笑的看著渡邊充當著盾牌"真是好一個袒護啊渡邊美優紀,但妳們兩個還是遲到了,我沒說錯吧"。

 

三個人的氛圍因為山本刻意的一句話變得緊張,木下春奈覺得情況有些不對勁,上前想拉住即將暴走的藪下柊,卻被掙脫開來。

 

"不然是想怎樣山本前輩?不如妳就直說妳到底要怎樣才爽好了"藪下柊上前站在離山本彩ㄧ步距離,嘖了聲、也許是被激怒,山本揮拳就過去,藪下一個不留神被拳擊中、整個人滑坐在地。

 

藪下ㄧ愣,接著面無表情很快的站起來、朝山本打了過去,兩個人就這樣不顧旁人打起架來,場面頓時有些混亂。

 

渡邊美優紀看著幫忙擋住的成員、還有不停掙脫要開打的山本彩和藪下柊,腦袋一片混亂,到底該怎麼做...。

 

"妳們夠了!"深呼吸、用力過度的大喊讓所有人都定格住、看著渡邊美優紀,只見她因為叫喊而有點喘不過氣、一個暈眩差點倒在地。

 

藪下柊拉開旁邊抓住的手、想要跑到美優紀身邊,但是一旁的山本彩早自己一步往前、扣住那搖搖欲墜的身子在胸口。

 

渡邊發現被鎖在那熟悉的味道的人懷中,掙扎著要推開,但不管怎麼出力,卻還是被逼迫緊緊靠向她

 

"我們談談"山本彩不給她拒絕的餘地,拉著她到外頭。

 

"山本彩、放手!!我們沒什麼好談的"渡邊不放棄的想從她手上離開,她覺得今天是史上最狼狽的一次了,在同期生與晚輩面前自己原

有的姿態,此刻消失的無影無蹤。

 

山本彩懶得在說話,默默使力把人給帶出去。

 

等她們出去後,練習室瞬間安靜許多、

 

木下春奈搖著頭嘆氣"沒事了,大家繼續把自己的定位練熟"在心中卻抱怨著舞蹈老師怎麼還不來。

 

藪下柊看著山本彩、渡邊美優紀走出去後,悶悶的走到旁邊坐下,不說什麼。

 

從頭到尾只注意藪下有沒有怎樣的太田夢莉,看到她臉上的傷、走出練習室拿了小型急救箱回來,坐在在她面前拿起棉花棒沾著碘酒,

 

抬起那始終凝視著別的地方看的頭,盡量輕輕的擦上破皮處和一點點滲血的小傷口,聽到一絲抽氣的聲音,夢莉放緩了力道。

 

"很痛妳還打架、妳越來越大膽了嘛"看著藪下對自己露出欠扁的笑容,ㄧ陣氣打不過來、帶著懲罰的意味,稍用力的壓上傷口、藪下柊

瞬間垂下笑容,用無辜的眼神看著夢莉、似乎在提醒她是傷患。

 

"妳啊、等下結束課程去和山本前輩道歉!不管是誰先動手的,出手就是錯,聽到沒"夢莉看到她忍住了疼痛、再次放輕手上的力道,無

奈道。

 

藪下柊扁扁嘴說:"知道了啦、夢莉兇巴巴的…"。

 

"還說!" "……"藪下柊乖乖閉上嘴讓夢莉擦藥。

 

兩個人的氛圍是很溫馨的,可是外面的那兩人就不一樣了。

 

 

"妳到底要幹嘛"渡邊美優紀扯回自己的手腕,揉了揉"我們應該沒什麼好談的"有點惱怒的語氣怒瞪著山本彩。

 

"美優紀是從什麼時候我們講話都變成這樣…"山本彩看著脾氣暴躁的渡邊美優紀,嘆了口氣,淡淡的說了一句。

 

渡邊美優紀沒好氣的看著發紅的手腕,實在懶得跟她廢話,準備返回休息室,又是一股強勁的拉力把她壓在櫃子。

 

渡邊美優紀怒的抬起頭想要罵人,發現山本彩眼中自己的倒影異常清晰,看著山本彩心跳不由得亂了起來"放開我…山本彩,快放開"

 

什麼到現在我還是會對妳有感覺…明明都對自己說好幾次該放下了,可是再次碰上妳,胸口卻傳來的燒灼感是怎麼回事…?

 

山本彩不說話只是更加用力的使出力道,又是這樣一來一回,渡邊美優紀看著舞蹈老師走回來的身影,默默喊了聲糟糕,要是被看到就完蛋了。

 

山本彩哪裡管的了有誰、她不在乎…她只是想要跟渡邊美優紀好好的講一次話。

 

渡邊美優紀見她不肯放手,無力感瞬間襲上"我們結束再講可以嗎?"感覺身體漸漸被鬆開,渡邊美優紀甩開了她,在舞蹈老師看到她們之前,加快步伐先離開。

 

"阿彩,妳的臉怎麼受傷了?需不需要去擦藥一下?"山本彩收回早已看不見那人身影的視線,轉頭對走回來,圍住她的舞蹈老師勉強笑了笑,經她們提醒才發現嘴唇有撕裂傷、此刻才漸漸覺得傷口火辣疼痛,額頭上好像也有點疼、應該是有紅腫。

 

"沒事,只是不小心撞到,老師們一起進去吧"山本彩率先拉開門把、走到剛剛練舞站位,往美優紀那邊一看,發現美優紀正出神的凝視別的地方,山本彩轉回頭用手默默抹掉嘴角的血液。

 

"喂!" 聽到藪下柊的聲音接著看她走到自己眼前,她的臉上有著被自己打傷的地方,內心有點慚愧,不知如何開口、兩個人就這樣站著又不說話的,搞得室內又開始瀰漫一股奇怪的氣流,其他人動也不敢動的。

 

舞蹈老師左右看了看,各個眼神交流了一下,明白她們可能有什麼事情要講,而且還不是小事,互相輕輕細語稍微講了下,說出結論,然後其中一個女Dancer緩緩開口

 

"今天的訓練就到這裡結束,然後明天一樣同個時間在這集合,都不准遲到,該解決的事情我希望今天晚上都全部弄好,明天我要看到每個人都是投入在這次演唱會的排練,下課!"舞蹈老師意有所指的瞄了眼山本彩和藪下柊,嚴厲的語氣帶著無奈道。

 

NMB48是在所有姐妹團裡很多舞蹈老師最欣賞的一個團,因為她們感情好,跳舞也很團結、理所當然的每個人動作都很整齊,今天她們現在狀況可能也沒有心思練舞,所以快速的決定讓她們自己好好聊聊,而所有走位也差不多快結束了,就當是給她們放鬆吧!

 

所有人聽完,頓時感覺鬆了口氣,拿好自己的背包逃也似的離開,不到五分鐘就清完場、留下她們幾人在這龐大空間,自行解決她們自己的事情,就連平常會留下來多加強練習的白間美瑠、上西惠、吉田朱里都接著走了。

 

太田夢莉對著藪下柊說在外面等她還有警告她記得要跟隊長道歉,然後朝渡邊美優紀靦腆笑笑,最後一個走出去,順便替她們鎖上了大門,不讓外人進入。

 

"我…對不起剛剛太衝動打妳"藪下柊面色尷尬的對山本彩抱歉,有些彆扭的說。

 

"我也是對不起,對妳出拳,明明身為一個隊長還做出這樣的舉動,真的很對不起"山本彩擾著鼻頭說。

 

"既然妳們有話要講那我就先回家了"渡邊美優紀看了看,不明白她們到底在幹嘛不耐煩道。

 

"我已經講完我要講的了,妳們慢慢談吧,還有…迷路姬我希望妳是幸福的,所以這次妳們兩個好好的談吧"藪下柊抬頭凝視著渡邊美優紀認真的講。

 

渡邊美優紀低頭看著地板的沒有理會藪下柊,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把話聽進去,藪下柊嘆了口氣,轉身離去。

 

很快練習教室只剩下兩個人,雙方都沒有開口,整間都聽得到彼此的呼吸聲。

 

"妳找我..到底什麼事情..." 渡邊美優紀錯雜的心情,最後化成一聲嘆息,說到底她還是對那個讓自己又愛又恨的山本彩心軟了。

 

“美優紀,我們...什麼原因變得像妳說的難懂的距離感?"從分開以後山本彩還是偶爾不經意的關注美優紀一舉一動,譬如上了專訪的訪談對話、通告的節目時間…還有在拍攝雜誌的時候買了熱可可叫經紀人偷偷送過去給她。

 

在上一期的專訪問到兩人現在的關係,山本彩回答的很公式化,每次提問,她都已經可以不看稿子倒背如流了。

 

在公司要求她們兩個的個性一個是要冷淡一個是熱情,所以她幾乎都是說的很官方,連互動也都是零。

 

但誰也不明白山本彩有多想表現出真正的想法,渡邊美優紀其實是一個很成熟的人,會為整個團隊思考,還會主動留下來跟工作人員討論各種事項直到半夜然後隔天ㄧ大早的仔細叮囑成員的舞步有沒有錯了。

 

只是在工作面前都會拉近成員之間親密距離的渡邊美優紀以為她會回答兩個人關係很好會私底下聊天,卻講出了兩人幾乎不怎麼說話,還有難以理解的距離…,這使山本彩很意外也很受傷...原來妳也在漸漸拉開我們之間的那條跨線。

 

"彩,妳不該問我這問題的,就算知道了妳也還是不會懂"渡邊美優紀自嘲的笑了笑。

 

"我問妳...妳知道我們在一起多少日子了嗎?"

 

"妳知道我在去年紅白下樓梯受傷的時候是誰待第一個在我旁邊照顧我嗎?"

 

"妳知道我打電話給妳的次數遠遠比妳打給我的多兩倍嗎?"

 

"妳知道在我生病時妳人在橫山她們的聚會,我當下有多麼無助嗎?"

 

"但這一切我從沒有抱怨過什麼,因為我愛妳所以我選擇包容..."渡邊美優紀伸手摸了摸山本彩的臉頰,懷念的手感讓她忍不住想哭泣"可是妳呢...有想過我嗎?妳都認為我只是是在無理取鬧"。

 

"阿彩,拉開我們之間距離的...一直以來都不是我,是妳..."靜靜的看向山本,逐漸變重的鼻音顯得現在的渡邊美優紀此刻悲傷不已的心情。

 

山本彩語塞的答不出話來,看著渡邊面容露出的難過神色,覺得自己就像個渾蛋,為什麼以前都沒有發現到她的內心,只懂被對方給予卻不懂得付出。

 

愛情就是兩方互相扶持,在一方有困難的時候,第一時間去幫忙,但從頭到尾好像自己都沒有盡到作為伴侶該有的責任,然後自己還對她大小聲,山本彩有一種想狠狠抽自己一巴掌的念頭,她已經在無意間傷害了眼前這個愛自己這麼深的女人..。

 

"如果沒什麼要說的話,我就先回去了,還有嘴邊的傷口...去清一下吧"渡邊美優紀收回手,勉強的對山本彩微微笑,背過身在山本彩看不到的狀態下,流下了一直以來積壓許久的眼淚。

 

 

『彩吶...妳這樣到底要我怎麼做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喵喵喵 的頭像
喵喵喵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喵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好感人呀,看到哭了(╥﹏╥) 請繼續寫
  • 一流仔
  • 大大你好,我是在看愛娘菜同人時,偶然找到這裡的一流仔!

    這個故事很吸引啊,用生命裝不熟真的好到位XD
    尤其在迷路已宣布卒業的此刻,再看真是感觸無限……

    雖然知道大大已入SNH坑,但仍想請問……這篇還會有後續嗎?
  • 還是會寫的,只是因為半工半讀更新時間很不一定
    要再等等才會繼續寫哈哈哈
    謝謝妳的評論。

    喵喵喵 於 2016/05/20 21:29 回覆

  • 一流仔
  • 啊!看到大大回復好開心!!!

    半工半讀的日子真心不易,曾經也嘗過這日子……
    加油!我會耐心等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