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從來不了解

那欲言又止的守候

可不可以妳也剛好喜歡我

 

面對妳

我很想要挽回我們的之前

 

沒關係還有我

在妳身旁對著妳說放心我在

1  

 

*

知道嗎

在妳和橫山打鬧的時候我的心情

明白嗎

在分手過後還是會想起妳的心情

了解嗎

在我對每個人強顏歡笑時的表情

山本彩

憑什麼現在的我還是會眷戀妳的懷抱…

 

渡邊美優紀輕輕嘆息,望向休息室裡那兩人分貝過大的嘻笑聲,不明白她們是故意還是不經意的發出聲來…?

 

說實在話,雖然我渡邊美優紀已經和妳山本彩分手了,可是有必要裝作不怎麼樣的神情,一定要在傷口上撒鹽嗎…?

 

今天是所有48family的舞台,所以休息室有四個,而早在數月前掉出圈內的自己,不知道為什麼依舊還是有在AKB48內的單曲選拔,不明白秋元康老師為什麼要讓自己參與這次的。

 

想必又一堆人更加厭惡自己搶奪了她們的機會站位。

 

渡邊美優紀靜靜待坐在一個小角落,誰也沒有上前交談、而她也沒有要去交流的意願,彷彿是透明人不存在般,畢竟在自己的緋聞出來後,也算能理解自己已經算是個沒任何利用價值的,自然也就毫無用處。

 

這次的事件與時間性很明顯看的出來是被算計的,只是渡邊美優紀在沉默一段時間,都沒有做出正確的澄清,只是模稜兩可的回答了問題。

 

渡邊美優紀也了解這件事是新聞亂報的,知道自己的人氣下滑了多少,而會對總選舉有什麼影響,可是她不願意多做任何回應,因為ㄧ應了、又會被大家說她說謊欺騙粉絲,而團體內的人也會想盡辦法把自己壓下去,所以她選擇什麼都不說、後果默默承擔著。

 

嘲諷的笑了笑、渡邊美優紀望著各自玩耍的成員,不管是第一次兼任AKB的時候還是現在,依舊無法融入這個不屬於自己的地方,自己所待的團體。

 

要說內部所有成員一派和諧、都沒有任何勾心鬥角,根本是子虛烏有,在這大型的女子團體中怎麼可能會沒有心機,搞不好在妳面前是一個樣、背後又是不同的一面,她也早看清了,假如沒有其他姐妹團兼任這種事情在的話,或許大家都還能和平好好相處著,只是又是移籍又是兼任的,許多人當然不滿足自己的地位,所以必須用一些不光明的手段逼人下來,好聽一點也就是現在所謂加速的世代交替。

 

渡邊美優紀摸了摸不知因為什麼而發疼的左胸口,搖搖晃晃的站起身,在大家沒發現到的狀態下走出去,回到了自己所屬的NMB的區域,看到熟悉的成員,自己也會比較好過一點吧…。

 

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NMB成員們看到渡邊美優紀回來,自然一個個圍上去問為什麼回來了,不待在另一個休息室,畢竟整體來說所有的姐妹團再怎麼讓自己團變得更有名,也敵不過一句她們是AKB的一部分,每個人想破了頭都想進去本部、而她們只能永遠是她們的配屬品罷了。

 

渡邊美優紀還算慶幸自己所待的大阪難波,每個孩子都天真活潑、可愛,雖然常常因為一點小事吵架,可是很快就能和好,都不會有任何疙瘩。

 

這也是難波團為什麼能這麼團結,跳舞也被稱為48Family最整齊的一個團體。

 

"沒有啦,只是想回來而已哦~"渡邊美優紀欣慰的看著她們笑了笑,果然最溫暖的還是身邊這些所在的人、不管是那個時候的事情,依舊會關心的只有NMB自己內部的人。

 

然後原本溫馨的氛圍,被一句曖昧的對話聲打斷,全部人瞬間安靜,詫異的轉向發出聲的那個不起眼坐著兩個人的角落。

 

"呀由樹別碰那裡!"白間美瑠臉紅的制止制服內往上爬的手,然後發現聲音太大聲、朝大家那邊看,果不其然每個人的視線都集中在她倆身上,羞恥的咬著下唇對自己上下其手的東由樹搖頭。

 

"除非妳答應我那件事情我才停手"東由樹舔了舔唇,手緩緩從白間裹住飽滿雙峰的沟往下滑,東由樹靠近白間耳邊,灼熱的呼吸吐在對方耳垂,惹得對方一陣輕顫"不然就讓大家看下去囉!給妳五秒時間考慮、再不然…"

 

 "我答應妳…"白間美瑠欲哭無淚的從兩個都不怎麼好的選項抉擇出,天哪…她家溫柔的東由樹去哪裡了,早知道剛剛就不要玩火自焚,然後現在只能承諾之前自己一直不肯的事情來滅這越燒越旺盛的火。

 

東由樹嘿嘿嘿幾聲,滿意退出在白間美瑠衣內的手,燦爛的對大家擺手"沒事沒事,我們只是在玩遊戲而已"

 

所有人表示,就妳那異常笑容和白間異常凌亂的領帶,還有那異常清晰的對話,鬼才相信妳們剛剛是在玩,眾人內心默默吐槽。

 

"由樹醬,記得不要把米璐弄得明天沒辦法上公演哦~"渡邊美優紀笑的一臉曖昧,壞路姬模式開起。

 

"不然妳們的烏鴉大嬸會很傷腦筋~"近藤里奈跟著附和起渡邊美優紀涼涼的開口。

 

M隊隊長瞪視著那一搭ㄧ唱的兩人,為什麼她在一旁玩手機也中槍。

 

"妳才大嬸,妳全家都大嬸"山田菜菜怒吼。

 

"咦~大家有沒有聽到烏鴉飛過的叫聲啊"木下百花一打開門走進來,就聽到她們隊長的大嬸聲音,當下明白肯定是又被其他人欺負著玩了。

 

木下百花憋笑著、假裝不明所以的拋出問題,跟著大家一起起哄,果然全部聽到她的話,笑成一團,還有更誇張的跌下椅子還在笑。

 

也不負眾望的被山田菜菜捏住耳朵到一旁說教。

 

"百花桑又在欺負我們菜菜啊" "百花妳還真是欠奏啊…" 熟悉的輕快聲音飄入耳中,渡邊美優紀臉色一瞬間垮下,明明她都已經離開那地方,為的就是不願讓自己再陷下去,但是為什麼每次她前腳剛離開,她們又緊緊跟在自己後面…我渡邊美優紀到底做了什麼天大壞事,妳們不肯放過我…。

 

接著轉過頭看了她們一起走進來的身姿,那牽著手的畫面還真是刺眼啊,幾乎刺的渡邊美優紀回避了雙眼,卻感覺眼眶有些酸澀,嘴角划起僵硬的笑撐住了自己的脆弱。

 

還記得每次在大家面前牽個手都會被山本彩挪開手說"不要在成員前這樣"曾被認真的這樣制止過,渡邊美優紀雖然一閃即逝的受傷的心,卻還是笑著答應山本彩這不合理的要求。

 

現在倒好,兩個人光明正大的十指緊扣,毫不在意旁人眼光,還會害羞的摸著鼻子看橫山由依、敢問之前為了維持那段關係自己難過卻細心不讓大家猜疑到關係,而換來的是這種結果、到底是太過愚昧還是蠢過頭了?

 

"迷路姬大丈夫?"藪下柊把僵在那裡的渡邊美優紀拉過和太田夢莉身旁擔心的問,邊惡狠狠的瞪了一眼山本彩她們,不明白為什麼她要在此刻帶著橫山過來。

 

"摁哼~不用擔心我"近藤里奈也默默走到旁邊輕輕摟住某個已經鼻音出現的人兒讓她靠著自己的肩,她知道這個時候她最不想讓人看見她的脆弱,在外面總是笑著的她,也有一天是會潰堤的。

 

"我們里醬長大了啊~這麼溫柔我會跌進去的"渡邊美優紀緊緊拉住近藤里奈的衣角,鼻頭又更酸疼了,不穩定的語調勉強笑著說。

 

"那就不要再出去了,偶爾…也依靠一下我吧美優紀"近藤里奈不同往常那樣可愛的聲音,而低緩開口,頓了下"看妳這樣我難受"渡邊美優紀把臉埋在肩膀輕顫,沒有回話。

 

近藤里奈也就維持同樣的姿勢不動,感受到那人趴的地方隔著衣服傳來的濕熱,然後漸漸醞開往外擴散,明顯的右邊肩頭ㄧ大塊布料濕透。

 

山田菜菜放開木下百花,走過去對由依打了招呼,不經意的把視線往渡邊美優紀那邊看,微小的嘆息聲、默默擋住了後方的動作,和橫山由依聊起話來。

 

一旁的山本彩就不樂意了,開玩笑的摟住橫山由依"妳就這樣和我們由依講話把我晾在旁邊啊大嬸!!!"如此發言,菜菜突地住嘴,表情也好不起來、剛剛山本那樣一問,無疑是在渡邊的傷口上灑鹽,很顯然這個木頭完全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況。

 

"菜菜妳不要理她"橫山由依嫌棄的撥開她的手對山田菜菜笑道。

 

近藤里奈察覺渡邊美優紀已經默默離開她的懷中,看她背對著自己擦掉眼淚,沒幾秒再回過頭除了眼眶泛紅、臉頰紅潤外,其他地方找不出任何異狀,但近藤里奈眼中的擔憂依舊未褪去,這樣的她才是讓人最心疼的。

 

"等下有AKB的出演,然後是我們NMB還有SKE的,等全部結束後里醬跟我一起走吧"渡邊美優紀彎下腰在近藤里奈耳朵輕輕道出,語氣帶著說不出的情愫,還沒等近藤里奈反應之餘,默默走到休息室中心。

 

然後山本彩看見了她,停下手上打鬧的動作,神色複雜的盯著渡邊美優紀。

 

"..妳也在這啊美優紀..."山本彩淡淡的和渡邊打了聲招呼。

 

渡邊美優紀很快的理好自己的情緒,不讓她被那句如陌生人般的問候刺傷,裝作自然的笑著"彩姐也在這啊?快到AKB表演了,我先去準備了哦,大家掰囉"還是不太習慣的叫法、渡邊美優紀講完就出了休息室的門,踱步走去做台前五分鐘確認。

 

 

渡邊美優紀低著頭想著事情,然後莫名的被人突地從旁邊撞了一下,身體不穩的往右倒,手為了要撐住東西而劃到一旁的利器,鮮血頓時從白皙的肌膚流出來。

 

渡邊美優紀吃痛的叫了一聲,而不放心她一個人的近藤里奈、藪下柊、太田夢莉跟著出來,卻讓人看到這觸目驚心的一幕、渡邊美優紀倒在地,然後捂住了右手,而手臂上那抹血紅卻不停往外流,想必傷口一定很深,藪下柊惱怒的看著故意撞渡邊美優紀的AKB成員西野末姬,雙手緊緊握住拳。

 

"迷路姬..."接二連三出來的NMB成員,每個都圍到渡邊美優紀身旁,山田菜菜焦急的叫醫療人員替渡邊美優紀清理傷口,其他年輕的member在一旁都快哭了出來的表情。

 

"妳們現在到底是想怎樣,對!迷路姬的確因為文春事件造成了很多不好的反響,但明明是假的事情,卻還要承受妳們這群人的冷嘲熱諷、她都沒吭聲默默擔下來,好了!現在還更加嚴厲到害她受傷"近藤里奈憤怒的咆哮每一個人,接著冷冷的笑了"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姐妹團啊,看人不爽就讓她無法上台,請問一下我們有要求過什麼嗎?妳們想要更多曝光機會,我們NMB哪一次跟妳們爭過了?我們都是最後挑選妳們不要的通告上,就連冠名節目,我們一年也才上一次,這樣過分嗎?一直以來我們都是打算好好和平的相處,妳不犯我我不犯妳,敢問妳們到底是哪點不滿足了?總選我們NMB輸的最慘,我們不在乎妳們愛怎麼罵都沒關係,但是為什麼要傷害我們的成員!"最後幾近似難受的流出眼淚。

 

一旁的渡邊美優紀看著近藤里奈,咬緊下唇,一語不發。

 

"前輩,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很抱歉我..."發現自己惹出來的事情已經不是所想那麼簡單的,西野末姬看著逐漸變多的人潮,驚慌的哭了出來、結果連元老們都走過來想要一探究竟到底出什麼事情。

 

"其實沒必要把場面搞這麼差好嗎..." "對啊..末姬又不是刻意的.." 一些跑過來看發生什麼事的群人,在圍觀處有的不滿自己朋友被罵的成員抱怨著。

 

"也許她是真的做錯了,可是有必要當眾多人面前這麼大嚷嚷的責罵別人嗎"宮澤佐江皺著眉撥開人群站到前面,保護了自己團的人,這一個舉動,就足以爆發姐妹團內更大的糾紛,畢竟...AKB的二期生跳出來說話了。

 

"Sae醬妳不是當事人就不要出來亂,妳也看到美優紀這次是受傷了!這已經不是刻不刻意的問題了"梅田彩佳看著渡邊美優紀傷勢,回過頭語氣不善開口。

 

這次真的事態嚴重,沒有想過會跳出來講話的是這次移籍到難波的烏梅醬,因為同是AKB的二期生,她卻是偏向難波那一方的,這讓近藤里奈和藪下柊意外感激的朝梅田彩佳微點下頭示意。

 

"梅田彩佳妳..."宮澤佐江不可置信的望著與同期的隊友,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因為別人而樹立她們之間的敵。

 

"可是那個時候我有看到美優紀前輩是低著頭的她也沒在看路,憑什麼都是末姬的錯..."岡田奈奈看到西野哭這麼傷心,打抱不平的說。

 

"看到迷路姬在低頭,西野末姬應該是抬頭挺胸走路吧,為什麼還可以去撞到渡邊美優紀,不要告訴我旁邊有人跟妳聊天沒發現,最好都這麼巧的事全部都集在一起"藪下柊走到西野面前,無辜的擺出困惑的表情"啊!還是妳想說假如有美優紀沒上台,而妳又是後補一號,這樣就可以順理成章的替代呢?"這下都沒人敢吭聲了,藪下柊掃視著那些說不出話來的其他人,薄唇開口"還有哪些人想要幫忙說話,我奉陪"

 

"既然都沒有的話,高橋前輩,請問該怎麼處理...?我只想說這次我們的團員受傷了"故意在最後一句加重音,近藤里奈蹲在渡邊美優紀旁邊照顧她,此刻慵懶可愛的聲音竟讓人有種不容小虛的威嚴感,把重點問出來給所有48系最大權力的總監督處置。

 

"南,我只希望妳知道末姬還只是個小孩而已"宮澤佐江語重心長的看著高橋南,她相信她不會真的對隊內發出第一次的懲罰的公告。

 

"我們這邊也有比她還小的小孩都比她懂事了,妳不覺得妳在講屁話嗎,宮澤!"梅田彩佳聽到宮澤佐江這樣講,冰冷的眼神瞪向她,怒罵。

 

高橋南靠在牆上沉默了一會兒,就在大家情勢緊張快到一個極限時,疲憊的丟出一句就離開現場了。

 

"西野末姬暫停出席任何活動、公演三個月,還有佐江希望妳明白我作為總監督要求的就是公平,今天渡邊不用上台了,手傷等修養好在重新上場,之後的舞台都由近藤里奈代替"

 

議論紛紛的人潮散去,只留下幾個當事人,近藤里奈小心的扶著渡邊美優紀,雖然說傷的是手可是才剛經歷一次驚嚇,身體多少也沒辦法使力。

 

宮澤佐江看著渡邊美優紀,抿嘴帶著西野、岡田離開。

 

"美優紀我帶妳去看醫生比較保險吧"渡邊美優紀側頭,看著滿臉擔憂的近藤里奈,什麼時候開始…這個孩子這麼成熟了呢,已經不再是自己保護在後的人兒,而是可以站在身前為自己權益抗衡?

 

"迷路姬…迷路姬!傷口很痛嗎…不然怎麼不說話"藪下柊一手牽著夢莉,另一手在渡邊美優紀眼前揮揮手。

 

"沒事,柊醬妳和夢莉快去準備要上台了,剩下我跟里醬處理就好"渡邊美優紀搖搖頭要她們放心,把她們叫走後,和近藤里奈獨自走在長長的走廊上。

 

"里醬啊~"渡邊美優紀叫了一聲圍繞著自己轉的近藤里奈說

 

"嗯?"近藤里奈從渡邊美優紀受傷的手抬起來,唇上突然傳來溫熱的觸感,身體頓時一僵。

 

渡邊美優紀感受到近藤里奈繃緊的身子,默默分開,聲音顫抖的問“里醬知道我的個性,所以…不會讓我受傷吧“沒有安全感、沒有接受戀人和別人親密的度量…。

 

"迷路姬..."近藤里奈鬆懈下身體,合上渡邊美優紀的眼,伸手摸住她的臉,親吻從額頭沿著到眼睛、鼻子、耳朵、臉頰、最後在嘴角輕輕停下幾秒,接著離開,兩人額頂著額感受彼此呼吸。

 

"知道嗎…剛剛的那些動作,額頭代表的是尊重,眼睛是感受、鼻子是氣息、耳朵是聆聽、臉頰是重要,而唇就是表示我愛妳,這些都妳的包容,一直以來我不敢保證在妳心中我是怎樣的地位,但我敢說我對妳的愛絕對不輸山本彩,我更可以肯定我比她還要了解妳…"近藤里奈嘴角了然一笑的看著失神的渡邊美優紀說"我說了這麼多美優紀是不是該表示什麼呢?…"

 

"里醬,會陪著我徹底清除掉心裡的那個人嗎"渡邊美優紀眼睛彎彎的笑,卻有著淚水滑落,語氣撒嬌道。

 

不得不說過了這麼久了,我也該走出傷痛了吧…一直都是自己在和自己過不去,人家逍遙的樣子,自己卻還卡在同個地方圍繞,如果不是聽了眼前這個熊孩子的話,可能朋友們再怎麼講,依舊停留在原地。

 

聽見近藤里奈那不算告白的告白,她自己也做好被拒絕的準備了,就是在等自己回覆。

 

最重要再明白不過的是近藤里奈的確感動到渡邊美優紀了,之前和山本交往的甜蜜感,居然又有重複在心裡打繞的熟悉。

 

像是有人在耳邊告訴渡邊美優紀如果不接受的話,自己一定會後悔的吧…這也算是給自己踏出沒有那個人的第一步。

 

隔了許久,渡邊美優紀破涕一笑,拉下已經比她高半個頭的近藤里奈,在她耳邊說了一句,近藤里奈也徹底笑出聲,手指也不再是勾住她,而是兩人十指緊緊扣住。

 

"走吧,我們去看醫生"兩人邁開步伐,遠遠從背影看過去,如同熱戀般的小情侶。

 

"里醬,既然我受傷了幫我洗澡吧"

 

""

 

"里醬,晚上我們吃火鍋吧"

 

""

 

"里醬快要跨年了呢,我們一起過吧"

 

""

 

"里醬我們以後都會一起吧"

 

""

 

"里醬會接納我的不好吧"

 

""

 

"近藤里奈妳聽好了,我渡邊美優紀雖然還沒辦法揮去那個人,但是我相信我們會一起克服的吧"兩個人走出攝影大廈,渡邊美優紀晃著兩人牽著的小手,看到天空早已熏染成一片橘黃,舒服的舔了舔唇。

 

"我會一直待在妳身旁的"毫無疑問。

 

選擇妳我沒有後悔哦,里醬

 

渡邊美優紀,這是第一次這樣叫妳,但這也表示我們兩人關係更進一步了,我只想說謝謝妳接受了我近藤里奈認真的又帶溫柔的目光注視著一旁的人。

 

里醬,也謝謝妳願意在我最難過得時候陪著我

 

換了近藤里奈發問

 

"手還痛不痛"

 

"還好"

 

"心裡以後會不會有近藤里奈這個人"

 

"一直都有"

 

"渡邊美優紀會不會愛上可愛的里醬呢"近藤里奈恢復了原先的自己,笑著厚臉皮問。

 

"...如果我們能一起走下去,我一定會愛著里醬"渡邊美優紀含糊其辭答道,但意思明顯不過。

 

陪著我直到永遠好嗎?

 

"一定行"近藤里奈用力握住手中不屬於自己溫暖的小手,向著前方走去。

 

 

未來不再迷茫而是堅定不移。

 

 

 

原本在休息的橫山本,從吉田朱里本聽到渡邊美優紀受傷後,抽出了和橫山交握的手,焦急跑出來後,卻目睹了她們全程的山本彩,看著她們離去,默默從口袋拿出兩個人之前在一起時所戴的項鍊,貼上自己的臉之後又收了回去,搖頭苦澀一笑。

 

自己也沒有那個資格去阻止那個傻笑女孩尋找另一個幸福。

 

因為是自己在她最難過時放開她的手

 

是自己讓手中的幸福悄悄溜去

 

是自己的不珍惜

 

明明都是因為自己的問題,為什麼我還是出來想要見她呢,總歸就是對渡邊放不下…但或許在她面前少出現才是對她最好的吧…。

 

和橫山交往以來,山本彩每一天都是猶豫的,怕自己做了錯的選擇,在剛才看到渡邊她們交疊的手,山本彩證明了自己想的是事實,她還是愛著渡邊。

 

可是能有什麼辦法…我們的明天到底在何處天天都在思考的問題。

 

所以自己軟弱的逃避了和渡邊堅定的心,所以才造就現在這樣的局面。

 

近藤里奈…一定是比我更加有責任的伴侶,所以妳後來選擇了她…

 

渡邊美優紀我想我內心的困擾、失措迷惘該要解開了。

 

我還是得放下妳了,希望…她會比我好。

 

山本彩口袋裡的項鍊,一直是最重要的,因為那是她買給她的生日禮物,儘管和橫山在一起,項鍊的順位還是第一。

 

不知道未來會不會渡邊美優紀替近藤里奈創造什麼讓人驚喜的事,只是她旁邊那個人不會再是自己了。

 

山本彩晃了晃身子,最後深深吸一口起,揚起釋然的笑容的回去休息室。

 

或許再下一次見面

 

我們就已經沒任何關係了

 

只是純粹工作上的夥伴

 

該放下還是得放下是吧

 

我漸漸明白了這句話的道理了。

 

8336f601jw1eetlxc2204j20hs0dcgm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喵喵喵 的頭像
喵喵喵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喵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