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

早晨

窗外的鳥兒吱吱喳喳的叫著,美優紀緩緩睜開雙眼,先是發現自己怎麽會在家裡,印象中自己在錄節目的彩排失去意識,怎麼一醒來人卻在家中。

 

美優紀想了想想不出個所以然,決定先放棄思考誰帶她回來的,下午要集合練習時在問其他人就好了。

 

現在她只想要去洗澡沖身體,全身上下都黏黏的,厭惡的聞了聞身上的味道,知道的人都明白她是一個喜歡洗澡的,不管冬天還是夏天,只要一天不洗絕對會受不了的。

 

美優紀脫下身上的衣物,從櫃子拿出一套乾淨的走進浴室梳洗。

 

打開蓮蓬頭開關調到熱,溫熱的水傾出流下,美優紀舒服的闔眼,任由水恣意的噴灑各處。

浴室因水的熱氣溫度水霧繚繞,使人有種身在虛幻的世界裡,腦袋淨空一切不用想任何事情,也不用總是想著某人,這就是為什麼渡邊美優紀喜歡洗澡的原因之一。

 

喜歡歸喜歡,但還是不能洗太久,在浴中享受了點悠哉時光後,就關上蓮蓬頭,拿起一旁的毛巾擦拭著然後把衣服穿上,走出浴室,很自動的拿出吹風機吹乾頭髮,以免又要感冒,會造成成員的不便。

 

差不多都整理好,晚點要先回到公司去練習過沒幾天的即將迎來NMB48全國巡演的站位和舞蹈,渡邊伸了個攬腰,慢踱步到客廳沙發椅坐下,用剩不到兩小時的時間決定看點新聞。

 

打開了電視,轉到新聞台,突然看到少女時代Jessica退團的消息而且是已證實,嘴巴不禁張大完全不可置信,快速划開手機打電話給她,渡邊緊咬著嘴唇,這人是鬧哪樣啊。

 

要說到怎麼認識Jessica,說來也奇怪,在之前少女時代和48系列的同時上了一個節目然後合作舞台,輕瞄了一眼來自韓國的團體,剛好看到她覺得很美很有氣質,而自己又是完全不怕生的人所以直接的上前搭起話來,原本有些客套的問候,講到兩人都很喜歡的時尚話題,自然而然的熟了起來,在雙方談的意猶未盡時,少女時代卻因為有其他節目要上,必須離開了,兩人就在分道揚鑣時交換了對方的聯繫方式,原本想說去吃個飯聊聊天,但兩邊的時間都喬不攏只能改下次。

 

Jessica回韓國後,兩人就用Line時不時就討論著喜歡的事情,之後也理解到她和她的戀人也是少女時代的隊長金泰妍感情狀態,處境幾乎完全跟自己雷同,讓兩人不禁感嘆著。

 

雖然說時常因為語言不通而要理解對方的話太辛苦,但渡邊和Jessica卻不會覺得麻煩,畢竟同好知己難找,即使有各自相處許久的團隊。

 

假如少女時代有通告到日本的時候,兩人會利用空出來的ㄧ丁點時間一起去吃晚餐,相處中完全不會有尷尬場面存在,反而更加深友誼,渡邊美優紀有時會想說,兩人一點也不像剛認識沒多久,反倒像處了好幾年的姐妹。

 

這次新聞報出來的事件,她一點也沒有防備,前幾天的聊天紀錄,Jessica語氣輕鬆根本沒怎樣,怎麼今天會有這樣的訊息傳出?

 

美優紀打了好幾通電話但卻沒有人接聽,看了眼時鐘,自己該出門了,沒辦法只能在Line中寫道晚點打給我,就提起包走出門。

 

抵達公司練習室後,成員們一看到渡邊來了,立馬停下手邊動作跑到她身旁,擔憂的問著身體狀況。

 

美優紀彎起好看的笑眼,輕鬆說著沒事就把她們全部趕去繼續練舞,轉向盯著自己的山本彩淡淡的點下頭表示就移開腳步,沒打算上前多說。

 

只兀自走到藪下柊的面前,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話,接著柊醬點點頭,美優紀就走到一旁放包包,綁起披在肩上的頭髮,跟成員對了一下舞步開始練習,從頭到尾除了跳舞或要互動的地方,不然幾乎沒怎麼理會山本彩投向自己的眼神。

 

接連下來持續的體力練習到了晚上都沒間斷,每個人都滿頭大汗了,監督著她們的舞蹈老師終於喊了一句休息兩小時去吃晚餐,大家聽完簡直鬆了ㄧ大口氣,累趴在地板,還好有休息時間,不然再練下去就要虛脫了。

 

藪下柊拿起錢包帶著美優紀走出公司到附近的店面吃飯。

 

等著餐點上齊的時段,美優紀開口問了在玩手機的人昨天的事情。

 

"柊醬,昨天是妳帶我回家的嗎"藪下柊放下手機,眼神直直看著美優紀突然笑了出來。

 

美優紀不解的歪了歪頭,藪下柊收起笑容,但語帶調皮的回

 

"美優紀希望是山本彩嗎?"渡邊沉默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希望山本彩帶她回家,只是偶爾會想起以前種種依賴,山本彩的懷抱...

 

藪下柊跟此時送來拉麵的服務生說謝謝,接著用說

 

"是我帶妳回去的,昨天結束所有活動後,她和橫山由依去吃飯了在她家過夜,她的G+有寫"看到美優紀拿著的筷子抖了下,即使說出來對眼前的人太殘忍,但該要的還是只能面對現實。

 

渡邊美優紀勉強笑了笑沒回話,只是一口一口吃著拉麵,卻感覺什麼味道也沒有,是自己失去味覺嗎...還是因為這消息太大,無法消化,她已經分不出來。

 

柊看著她機械式的吃麵食慾什麼的也沒了,付完兩碗拉麵的錢,就拉著渡邊走出店門口,自己拉起外套的帽子到隔壁的7-11買了罐熱飲和一包菸跟打火機。

 

一路牽著失魂落魄的人兒回到公司,只是不是回練習室,而是到公司的頂樓。

 

"..."臉上接觸到溫熱感,回過神才發現自己身在不同地方,渡邊接過對方遞來的罐裝奶茶抬起頭,發現出頂樓早上晚上的風景不同,早晨有時會到上面吹吹風,但晚上就是不會上來這,這還是頭一次晚上來到這。

 

晚上的夜景格外美麗,每一處都是明亮的存在給人視覺上的享受,美優紀著迷的望著某一棟大樓的燈光久久移不開視線。

 

藪下柊找了塊地坐下,拿出剛剛在便利商店買的菸拆開包裝,抽出一根點燃。

 

美優紀聽到打火機的聲音,找尋那個聲音來源,意外發現是藪下柊點菸動作,看著她熟練度及夾在食指跟中指的菸跟吐出的霧,可能已經抽有一陣子,憤怒走到她旁邊把才要往嘴裡放的菸搶走,扔掉。

 

"妳還記得妳是個偶像嗎,藪下柊!妳現在也才高ㄧ,抽什麼菸"渡邊美優紀冷冷的看著低頭不語的人兒又打算再點一根出來抽,惱怒的直接把整包扯走,一步兩步靠近圍欄把手上的東西往樓下丟下去,眼見那東西下墜越來越小,直到完全看不見後轉過身,意外發現自己全身都在顫抖。

 

"美優紀姐姐我已經找不到我最初的夢想了"藪下柊扯了扯嘴角,往站著那女人的方向看,充滿迷惘的表情,眼裡的光芒逐漸黯去,平時藪下柊整天都是一副我很開心的樣子,但今晚這小孩黯然的神情....美優紀抿了抿唇,今晚的風不大可是吹著自己,忽地感到些寒冷,攏緊身上的衣服,原先責備的話語卡在喉嚨說不出來。

 

"明明大家都努力到最後了,還是有人選擇卒業...是哪裡出問題了嗎...整個隊伍不就是因為有緣份才相遇在一起,只要誰有想法,大家都會圍在一起互相討論,即使我們是不怎麼有名的team,但這樣我依舊覺得很滿足...是為什麼有人放棄了...?在大組閣後的每一天,我都會想起曾經的16...15...14..到現在留下的13..."藪下柊說不下去輕輕的笑了,似在自嘲般。

 

美優紀默默蹲下,用拇指輕柔擦乾她側過臉滴下的眼淚邊開口,才發現自己嗓子些許沙啞

 

"我們是因為有夢想、在一起變成偶像,都經歷過很多事情,但是柊醬、妳有沒有想過,在明天或是未來,想法會隨著人事物改變?

她們不是放棄了,而是以另一種方式重新開始,妳難道會永遠停在15歲還是永遠待在這個團裡面不畢業嗎?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想法,要試著理解好嗎?"

 

美優紀無奈的捏著柊醬臉頰"妳這個熊孩子不要再去想有的沒的,這不是妳年齡層該要承受的壓力,而且妳帶我來這,不就是要我開心嗎?妳自己還這樣子..."尚未講完,就被藪下柊環住。

 

美優紀愣住卻沒有推開,有頻率的拍著她的背像是在安慰小孩子,誰都不願打破這份安寧。

 

『我不是完美的,可是我願意變成大家眼中最值得在意的人        -鄭秀妍』

 

 

 

作者廢言:

知道少女時代的人都知道最近一陣子有關我們鄭秀妍鄭Jessica的事情

單單憑我是SONE來說其實打擊非常大

我不知道那個時候是怎麼走過那些日子的

但我只是想說

鄭秀妍雖然妳離開了

但我還是會支持妳的 !!!!!!

 

所以這次的文我決定把泰西小小亂入迷路彩文

希望各位看官不要討厭謝謝

在這裡貓君一鞠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喵喵喵 的頭像
喵喵喵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喵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iris紫色的羊
  • 哈哈哈,泰西亂入!
    當我看到迷路打電話給西卡的時候我被震驚了!
  • 哈哈哈被我震驚到了嗎
    超級想把少時和NMB亂進去哈哈哈

    喵喵喵 於 2014/11/21 17:35 回覆

  • kai
  • 這裏也是度娘那邊過來的Kai~
    只要不太OOC亂入大丈夫的啦,雖然對九姐姐們不太熟,不過SM的尿性多少知道一點,所以(嗯哼

    說回迷路彩這對不知道是用生命裝不熟還是真的不熟的傢伙⋯⋯
    總之都是心塞啊
  • 謝謝從百度過來 (撲
    我少時就是個努力守護的人啊

    迷路彩是真的不熟吧
    彩一直都是冷淡迷路的...

    喵喵喵 於 2014/12/10 23:28 回覆